一顾阑珊

只求尚余三分才力,将你描摹无余

有事找我请私信呀^_^,我很少看通知的

【all靖】琅琊案卷集(六)

不完全为了肉而存在的轻松向all琰 · 破案 · 群宠爽文,尽量有逻辑,仍旧无节操,无责任

all靖文现代AU, 睡琰琰 谈恋爱是我的目的,写破案是我的兴趣,努力双管齐下。每一篇具体牵涉哪对cp的肉见tag,不适者务必慎入。 

个别血腥暴力场景可能引起不适,阅读需谨慎。

ABO设定为借鉴(信息素气味延续笔者春如旧及美人来系列),私设:

咬腺体+成结=完全标记,仅有单独任何一方时均不成立

PS:牵扯到的诸多方面我都会尽量考证后再下笔,若有疏漏bug,欢迎指出

PPS:龙套君起名随意,若有冒犯,还请见谅 



把右手装着饭盒的食品袋叼在嘴里,萧景琰腾出手来从裤兜里把刚从小区保卫处取的备用钥匙取出来,费力地摸索着插进钥匙孔转了两圈。

房门打开,隔着一条短短的走廊,一室一厅的小公寓还维持着萧景琰昨天早上离开时候的模样。

薄薄的乳白色纱帘在翕合的窗缝前轻轻摇曳,房间里还弥漫着前一天早上鲜榨的橙子的清爽酸甜,暗红色的布艺沙发上放着三个印着黑白几何图案的饱满抱枕和一件面料毛茸茸的居家服;实木的浅色壁架上摆着一只灰蓝色的陶瓷海豹存钱罐、一副耳机线纠缠的红黑色入耳式耳机、一只夹心饼干罐和一只装着黄蓝一大一小两把剪刀的敞口玻璃杯。

年末的小区里好几户人家的阳台上都装了红灯笼,远看就像是隔壁的楼上三三两两长出了细碎的红花。伸手拉开纱帘,冬日的太阳是毫不蜇人的灰黄色,萧景琰对着窗外一片暖融深深吸了一口气。

白色食品袋规规矩矩地坐在厨房象牙白的流理台上,一旁的萧景琰踮着脚又从自己的吊柜里找了一套天蓝色盖子的微波饭盒。

环保饭盒从左到右依次排开,萧景琰将手里的筷子尖塞进嘴里,心情不错地掀开第一个。

扑鼻的甜香带着水汽,被切成三角形的白糖糕看起来蓬松松软绵绵的,筷子夹上去就前后下陷出两条凹痕。白糖糕旁边又塞了两只晶莹剔透的虾饺,内里流动的汤汁放肆地改变着粉嫩的面皮的形状。

萧景琰本人和他中午没吃完的东西,蔺晨都一趟车打包送回萧景琰家了。

扣上装着生滚鱼片粥的微波饭盒掂了掂,手里的重量让萧景琰心底蔓延开些许融融暖意。

冰箱冷藏室的灯给最上层的一盒红艳水灵的草莓打了个滤镜,萧景琰把几罐酸奶和蛋黄酱的位置挪了挪,终于给几个饭盒腾出空间。

他刚来得及顺手把水池边盛过燕麦和牛奶的碗洗了,门铃就响了。

萧景琰怔了怔。

飞快地擦了擦手,萧景琰一面脱上衣一面往卧室冲。裤子是来不及换了,好在乍一看也没什么特别引人注意的地方。他火急火燎地一边系衬衫扣子一边把蔺晨的衣服塞进衣柜底层,才冲回去开门。

“怎么那么久?”站在门外的乾元皱了皱眉,他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身板正的黑色大衣,戴着灰色格子围巾,五官英俊,身材高大,通身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度。

“刚在洗碗。”萧景琰答道,心虚地伸手扒了扒因为匆忙换衣服而变得有些凌乱的头发,“五哥,怎么就你一个?”

“大哥这次回来得突然,爸有话问他。”萧景桓打开鞋柜,挑挑拣拣地选了一双深色的绒毛拖鞋。他一边脱外套,一边眼神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萧景琰的房间。

“香港那边有眉目了?”萧景琰从冰箱里把那盒草莓端到茶几上。

萧景桓却不答话,他背着手从浅色电视柜看到卫生间整齐的毛巾架,人转了一圈,嘴角一勾:“我们家景琰,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萧景琰皱了皱眉,不满他的顾左右而言他:“哥。”

“什么?”萧景桓站在壁架前,弯着腰打量萧景琰的海豹存钱罐。

“内地牵线的上家是不是有眉目了?”萧景琰老大不高兴,“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听了听了。”萧景桓却坐在沙发上,交叠起腿,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沙发。

“干嘛?”萧景琰瘪着嘴,乖乖走到他旁边坐下。

“先别总问我大哥怎么了。”萧景桓伸手蹭蹭他的鼻尖,“昨晚你怎么了,老实和我说。”他说着,低头拾起个草莓,翻阅过无数机要文件的修长手指仔细摘去上面嫩绿的蒂,喂到萧景琰嘴边。

“也没什么,”一口叼住草莓,萧景琰微微偏开头,说话有些含混,“……才知道新区有个叫‘牵引’的会所。”

已经拿起第二个草莓准备投喂弟弟的萧景桓微微挑眉,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

“五哥,”萧景琰咽下满口微凉的清甜,抿了抿唇,下午的阳光将他的眉眼轮廓映照得俊逸可爱,“……你知道梅长苏是谁吗?”

萧景桓一怔,他坐直了身子看向萧景琰,不善地皱眉道:“你见到梅长苏了?”

“嗯。”萧景琰有些不自在地点了点头。

第二个草莓喂到萧景琰嘴边,萧景桓英挺的眉宇蹙起:“他为难你了?”

萧景琰没回答,他躲开了萧景桓递过来的草莓,眼睫低垂,乖巧得让人心疼:“太冷了,等会吃。”

萧景桓忐忑地放下草莓,他皱着眉看了萧景琰好一会,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萧景琰的黑发。萧景琰也不抬头,却十分熟稔亲昵地在他掌心蹭了蹭。

手心里的触感温暖柔软,萧景桓心都要化了。

其他人家的弟弟调皮捣蛋上房揭瓦,但萧景桓这个弟弟却懂事乖巧聪敏得不得了。萧景桓从小到大都被这种“别人家的弟弟”的喜悦砸得晕头转向,而且还有个萧景禹和他一起晕。

小时候在家里写大字,萧景禹提着笔教,萧景桓拎着笔写,哥儿俩写出来的“琰”字拿去称一称能有小一斤。当年还是白团子的萧景琰戴着有老虎耳朵的帽子,费力地走到书房前,瞪着鹿眼软软地叫“哥哥”的模样,都让萧景桓对以后那个将要把他弟弟抢走的乾元报以不共戴天的心情。

萧家五公子,在外面有多雷厉风行,宠起弟弟来就有多毫无原则。

清脆的门铃声响起,萧景琰眸光一亮,起身去开门,正对上拎着东西的萧景禹。

“大哥。”萧景琰一对鹿眸睁得又圆又大,里面盛满了跳跃的喜悦。他上身穿着件单薄的白衬衫,发萧景桓摸得有点凌乱的发梢镀着层阳光的薄金,整个人看起来俊秀又奇妙的诱人。

“静姨给你带的,记得放冰箱。”萧景禹压抑着胸口力道大得可怕的心跳,嘴角微笑温柔依旧。他伸手摸了摸萧景琰的耳垂,只觉指腹上一片柔软,温声道:“两个月不见,景琰是不是长胖了点?”

萧景禹的温柔俊逸和萧景桓不同,他举手投足间自然而然地有种从容泰然的气度,如果一定要说,倒是和年轻时的萧爸爸有一些类似。

接过萧景禹手里的东西,萧景琰颧骨微红,衬着他明亮的眸子越发诱人:“大哥先进来吧。”说罢走去厨房放东西。

萧景禹自觉地换了鞋进屋,对上在客厅沙发上一脸若有所思的萧景桓,点了点头。

“爸和你说完了?”萧景桓微微挑眉。

“嗯,”萧景禹应了一声,“不查也知道是那几家,没证据罢了。”

“说不定就快有了。”萧景桓意有所指地看了看厨房方向。

阳台的洗衣机规律地发出提示音,萧景琰拔高的嗓音从厨房传来:“哥!晾衣服!”

萧景桓转头迎上萧景禹微笑的眼神,冷哼一声,四平八稳地坐在沙发上:“不晾。”

“晚上我做小酥肉?”萧景琰试探道。

萧景桓认真考虑了一下:“酸菜鱼。”

“百叶结烧排骨。”萧景琰讨价还价,末了补上一句,“排骨你去买。”

萧景禹在一边听得有点饿。

“成交。”萧景桓精神抖擞地起身往阳台去了。

三十岁的正厅级,还姓萧,往哪放都能砸一惊天动地的坑出来,可偏偏萧景桓被一道百叶结烧排骨就收买了,就乐颠颠地跑去给萧景琰晾衣服了。

萧景禹好笑地摇了摇头,他在厨房门前站定,抱着臂看萧景琰蹲在地上将萧妈妈包的三鲜虾仁饺子仔仔细细地冻进冷冻室。

深蓝色的裤腰和白衬衫之间,露出的一段白生生的后腰在厨房光线不足的背景下简直惹眼得要命。

余光看向正在阳台晾衣服的萧景桓,萧景禹眉眼微眯。

站起身的动作有点猛,萧景琰刚扶着流理台晃了晃脑袋,就听见背后有人低低轻笑出声。

“头晕了吧?”一只修长的手掌从背后探到额前,萧景琰感到温热的呼吸落在他的颈侧,带起脖颈皮肤一阵骚动的痒意,于是不禁微微动了动身子。




心生妒白月光吃醋




 

 

淡青色的碗上画满了白色的六瓣花,糖色炒得正好的小块排骨切得恰好是一块入口的大小。浓油赤酱的肉被炖得鲜味十足,一块接一块磊在盛了小半碗汤汁的碗里,和被炸得泛黄又被煮得微微散开的百叶结泾渭分明。

嫩绿色的葱花往上一撒,整道菜一下子都鲜活了起来。

“添饭吗?”把油亮咸香的鱼香茄子在桌上放下,萧景琰穿着浅棕色小熊图案的围裙,手里端着个装葱花的小碗。

围裙是萧妈妈买的,餐桌灯上悬着的那串蓬松的彩色毛线球装饰也是萧妈妈的手笔。

“添。”萧景桓隔着半张桌子把碗递给萧景琰。

萧景琰睨他一眼,端起萧景禹的碗一起进厨房了。

躺在扇形的盘子里的蒜蓉西兰花被择成适宜入口的小朵焯了水,颜色漂亮得让人舍不得下口,加上旁边一盘木耳炒蛋,木耳乌黑爽脆,鸡蛋浓香扑鼻,配色无可挑剔。另外有一小盘切成段的蒸山药,萧景琰喜欢吃甜食,旁边还备了一碟金黄浓稠的蜂蜜。

萧景桓得意地翘着腿,回想起萧景琰微微嘟着嘴瞪他那一眼,真是浑身舒坦。

冒尖的白米饭冒着蒸汽,腰酸背痛还得掩饰着的萧景琰刚在桌边小心地坐下,客厅的手机就响了。

“谢局。”萧景琰一手拿着筷子,一面不情不愿地接起电话。

“哟,”谢玉带笑的声音传来,“全须全尾地回家了?”

萧景琰局促地撇了撇嘴,换了称呼:“姑父,我和我哥一起吃饭呢。”

谢玉在电话另一边啧啧有声:“你下厨?你两个哥哥挺有口福啊。”

萧景琰眨了眨眼:“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有事?”

“嗯。”谢玉道,“早上河边那具浮尸运回你们分局了,你们队法医应该也去报道了。”

萧景琰微微一怔:“蔺晨吗?”

“嘿,已经认识了?”谢玉调侃道,“你们队已经有一个列战英了,萧大队长,小心后院起火。”

“姑父!”萧景琰耳朵发烫,“你再瞎说景睿那伴郎我就不当了。”

谢玉比萧选小好几岁,当年在学校也是玉树临风一棵草。他在校期间狂追萧景琰的莅阳姑姑的事,至今仍是学校里一段佳话。谢玉本来也想要个坤泽,但又怕老婆生孩子疼,就只要了萧景睿一个。

于是打萧景琰小时候有记忆起,他这个谢玉姑父就爱逗他得很,回回都把萧景琰逗哭了,搞得最后萧景睿都没脸看他爹拿棒棒糖骗小孩的模样。然后萧家两个不到人家腰高的哥哥扑上来,要从坏人怀里抢弟弟。

“行了,”谢玉见好就收,“那浮尸身上有枪。这事列战英镇不住,得有你在场才能往下查。”他顿了顿,正色道,“你也翘了半天班了,吃了晚饭消化消化,差不多了就来队里一趟,人都在这儿呢。”

食欲减半的萧景琰抬头看了眼客厅墙上的挂表,肯定道:“八点前,我人一定到。”

“好。”谢玉应了一声,半晌又咂嘴,“我晚点也去你们分局,你把晚上的菜打包几个饭盒,给你们队的人也尝尝。”他顿了顿,满怀希望地试探道,“我听莅阳说,你妈今天给你包了饺子。”

“没门。”萧景琰好气又好笑。

“那也行,”谢玉悻悻地退而求其次,“记得带饭啊。”




—— tbc ——

这趟车完全是意料之外,我的剧情都还没铺开呢嘤嘤嘤,一定是大哥拿枪抵着我脑门了

btw,看饿了吗?真的看饿了吗?看饿了就说出来吗(づ ̄3 ̄)づ╭~让我开心一下咯~

评论 ( 104 )
热度 ( 447 )

© 一顾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