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顾阑珊

只求尚余三分才力,将你描摹无余

有事找我请私信呀^_^,我很少看通知的

【all靖】【R18】春日宴(三)

只是为了肉而存在的一系列,即 系列PWP,  无节操,无逻辑,无责任。 

all靖文,苏靖(殊琰),列靖,誉靖都可能会有,可能有狗血情节,强制play,不适者务必慎入

 

第三章  誉靖场

一灯如豆。

萧景桓坐在榻前,狭长的眸子在晦暗摇曳的灯火里神色难辨。

他转头,不动声色地望向床榻上眼眸紧闭的萧景琰,嘴唇抿成一条刻薄严肃的细线。

太子冠冕种类虽多,左不过那几种制式。如今萧景琰头上这一顶,金雕镂空,横插的笄乃是金制。金箔压得又薄又平,顶端微微卷起,托着一枚小拇指甲盖大小的红色相思子。

萧景桓的目光自太子冠冕顶端一路逡巡而下,将端正的金冠轮廓勾勒大概。他垂着眼,慢慢伸出手去,一寸一寸用指腹描摹勾画着冰冷的线条。

微凉且坚硬的质地,重若千钧,透着皇权一步之遥外的彻骨凉意,令人心旌摇曳。

萧景桓顿了顿,改为将掌心覆上萧景琰打理整齐的鬓发,只觉得触手温热,全然不同于冠冕的感受。

“景琰。”他的目光随着手掌,落在萧景琰墨描的发上。

“千般算计万般揣度,如何能想到,如今做了太子的人,是你。”

萧景桓声音低沉,似乎隐约藏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那笑意森寒逼人,叫人不寒而栗。

 

不老歌:春从春游夜专夜

微博:   始是新承恩泽时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人事已尽,且听天命。

————— 誉靖场完 —————

评论 ( 11 )
热度 ( 356 )

© 一顾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