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顾阑珊

只求尚余三分才力,将你描摹无余

有事找我请私信呀^_^,我很少看通知的

【all靖】美人来(七)

不完全为了肉而存在的轻松向all琰娱乐圈群宠爽文,仍旧无节操,无逻辑,无责任

all靖文,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个味道,每一篇具体牵涉哪对cp的肉见tag,不适者务必慎入

ABO设定为借鉴(信息素气味延续笔者春如旧系列)私设:

咬腺体+成结=完全标记,仅有单独任何一方时均不成立

PS:娱乐圈文总会出现些酱油炮灰人物,本人起名随意,若有冲撞还请谅解 



三月来了。

萧景琰坐在车后座,因为昨晚穆霓凰的留宿而有些犯困。他将脸贴在车窗玻璃上,去看楼宇之间一点狭窄的天空。

傍晚的时候,天空呈现出漂亮的橘黄色,澄澈干净,像是透过黄色有机玻璃看到的世界。车外的景物飞快地流出视野,又有新的闯入视野。

从他入行到现在,数数也快两个月了。

《第十天》的拍摄已经过了大半,前期胶片洗印已经准备开始了。萧景琰也没想到,他和观众第一次见面的作品并不是这部经常让他琢磨到深夜的《第十天》,而是参演梅长苏《司命》的MV。

《司命》全曲长四分二十三秒,MV由梅长苏个人工作室下的新EP官方微博首发,油管同步。这条微博在一个小时内登上小时榜榜首,随后迅速杀入热门微博排行榜,高居首位,转发量半小时内达到五位数,播放量一小时内突破百万,并且以惊人的速度继续上升着。

《司命》是梅长苏这张细碟收录全五首歌曲中的最后一首。前四首里囊括了一首爵士,一首乡村,一首英文灵魂,再加上节奏感极其鲜明的主打,梅长苏的迷你专辑曲风可以说非常现代也非常多变。

而《司命》是一个例外。

十三先生的曲空灵十足,作曲时甚至加入了部分按照五行五音相对应的古乐创作手法。乐曲本身节奏缓慢多变却主线明晰,演奏方式简单,采用大量古典乐器作为伴奏。歌词也和通俗基本无缘,反而十之八九来自屈原《九歌》中对大司命和其余先秦神祇的描写。可以说这一首和前面那些歌曲应该讨好的并不是同一类人。

梅长苏的五首歌曲在三个月内分三次发出,前两次每回两首。正赶上年底各大奖项出炉,于是最初的几首新曲以大开大合之势包揽了国内各大奖项的最佳歌曲和八成以上的最佳男歌手,并且第二次作为被推荐歌曲登上了格莱美官方网站首页。关于梅长苏的新闻铺天盖地,几乎在屠版一周之后,才势头稍减。

所以作为EP收录的最后一首歌曲,《司命》也注定会受到广泛的关注。各大网站、媒体以及一票参演的和看似深受感慨的娱乐圈明星积极转发,《司命》和它的前辈们一样空降音乐榜周榜榜首,然后完全以无人敢掠其锋芒之势刷爆了各大平台、粉丝们以及少数全无兴趣的吃瓜路的首页。

而能一脚踢掉官微发出的《司命》微博榜首地位的,只有梅长苏自己本人的微博了。

梅长苏在首发当天晚上用个人微博转发了官微的MV。在他个人微博几百条充满“合作愉快”和“感谢XXX”的工作日程、几十条公益转发和几条点赞数可怕的日常自拍里,这一条微博显得有些标新立异。

梅长苏:非常满意的一首作品,非常愉快的一次合作,感谢所有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

然后圈了寰球的出品人,十三先生,言阙。

和一个粉丝没有五位数的号。

萧景琰。

萧景琰是谁?

点开MV之前,大部分人都以为萧景琰是某寰球高层或者幕后。

玉磬的声音清脆传远,震得人耳膜微颤。画面逐渐变亮,黑色的云幕被日光勾勒出金色的边缘,一幅雕刻画在不算明亮的光线中依稀可辨。

雕刻似乎是位于青铜礼器之上,先秦极简的绘画方式在现代人看起来奇妙而神秘。编钟的声音从远方传来,画面猛地拉近了,礼器上难辨的笔画猛地沉入了水墨里,从有棱有角变成一幅平面的画作。

扬琴的清脆明亮中逐渐混入琵琶的萧瑟。

画作正当中,十数名峨冠博带衣袂翩跹的仙人立于云中,或手持玉扈,或由侍从撑着华盖,或持香草,或微笑,或怒目。

突如其来的应鼓声好似猛地击在人心上,将上一秒打算细看的念头完全打碎,下一刻,画作内简笔勾勒的神仙一个个从水墨内挣脱出来。

画面由下而上迅速游弋起来,一个个形貌冷傲姿态各异的神祇神色各异地转头朝着镜头看来,一张张跳出了画纸的面孔眉眼鲜明,一拂袖一回眸全是逼人的气势。

画面越来越亮,云层已经逐渐呈现出刺目的金色,然后在到达众仙顶端之前,一袭无风而动的白衣进入视野。镜头从下向上,紧接着一张轮廓分明的脸落入画面。

画面里的人微微扬起下颌侧身而立,半垂着眼,眉宇浓黑,睫毛纤长,淡色的唇被过于白皙的皮肤衬得嫣红。而梅长苏双眉入鬓,唇角抿紧,威严不凡,一身玄衣敛眸思索站在白衣人身旁略高的地方。一黑一白,一高一低的精修画面漂亮得让人难以呼吸。

镜头在下一秒缓慢地拉远,整幅画卷都完整地呈现在观众视野里。

两个金褐色的小篆字体慢慢自画面中央浮现。

司命。

这才仅仅是前奏部分。

在MV结束的部分,水墨卷轴缓缓合上前,每一位神祇又被凝固于纸面上,身旁用小篆写着自己的姓名。

四分半的视频看完,很多人都倒回去重新找了那个白衣黑发的仙人是谁。这个角色的镜头不算非常多,但绝对抢眼。尤其是其中一幕,他在天穹中乘云而上,长长的白衣飘飞身后,蓦地回眸一望,神色锐利如白刃,五感精致如丹青,惊艳得能让人心跳停止。

啊啊啊原来这个人就叫萧景琰啊!

嘤嘤嘤别看梅影帝了你来看我啊看我啊!

接着梅影帝的粉丝们在兴奋舔屏过后,意识到一个问题。

明明XXX也和梅长苏合作过啊,还有那个XXX,名气那么大,前几天还说和梅影帝私交甚笃呢。为什么梅长苏越过了其他那么多人去,只圈了一个萧景琰呢。

粉丝们退出视频,想看看这个萧景琰是何方神圣。结果点进萧景琰的微博一看,简介相当简单:天下传媒演员 代表作《第十天》,再定睛一看,粉丝才刚突破五位数。

妈呀这个小美人好可怜啊!

诶等等……《第十天》。

这不是梅影帝正在筹拍的新作么?

还有萧景琰这个名字好像也有点眼熟来着……

在发现萧景琰就是《第十天》的男主之后,部分颜控们暂时满意了,部分粉丝对于梅长苏圈人举动下隐含奸情的猜测也打消了,部分网友对长成这个样子的新人挑大梁演戏持怀疑态度,部分观众表示可以期待一下《第十天》并会买票支持,部分转发了梅长苏的微博的网媒也顺带着表示梅长苏独具慧眼挖掘了新人值得褒奖,部分路人表示说不定又是一个有背景的新人,真是没想到夏江这样有骨气的导演现在也堕落了之类。

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转粉的和转路人粉的——梅长苏粉丝里的乾元和中庸为这一比例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

还有极小的一撮,扛起了“司云”大旗。

大司命×云中君什么的不要太萌啊!冰山腹黑×冷清美人什么的请不要大意地放马过来吧!

萧景琰也是在官方首发之后才第一次看到完整版的成品的。他趴在列战英的座椅后背上,聚精会神地探头去看列战英的pad屏幕。

坐得笔直,列战英低着头看着屏幕一动不敢动,就像是座位靠背上钉满了钉子。车内的空间狭小而温暖,坤泽温暖的呼吸里浅浅的栀子香像是被发酵过了带着酒精似的,拂过他的后颈时,让他头脑微醺之余整个人也都绷直了。

针织衫袖口宽松,一只结实蜜白的手臂探过列战英的鼻端,从他手里接过视频播放完毕的平板电脑。列战英掌心和额头都有些出汗,他有些不能自已地随着那段细瘦的手腕挪动目光,直到迎上萧景琰好奇的眼神。

“怎么了?”萧景琰微微笑起来,“我想再看一遍。”

列战英僵硬地点点头,转过头去不说话了。

萧景琰皱了皱眉,心想哥哥给自己挑的这个助理好像太不苟言笑了点,要么就是对自己不怎么喜欢。他将结束的视频拨到开头,再次按下播放时,忽然就有些开始思念梅长苏了。

 

宽大明亮的办公室内,萧景桓西服革履背脊笔直地坐着,头发梳得一丝不乱。他戴着耳机,桌面上的苹果手机用文件夹垫高,神色认真得就像是在开一个事关天下传媒未来的视频会议。

然而如果助理在出门前鼓起勇气看一眼他们英明神武的萧总在看什么,大概就会发现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萧景桓正在循环播放的和他们同事群里大家正在狂舔的是同一个视频。

暂停在云中君回眸的镜头上,萧景桓恨不得站起来在办公室里大喊几声。

他弟弟果然比什么一线演员国际巨星都要好看出几十条街啊!

萧选敲了门,进来的时候还是看见萧景桓一本正经地坐在办公桌后看得严肃认真。

被忽视的萧爸爸不高兴地清了清嗓子,“景桓,你在看什么?”

“爸。”萧景桓忙站下耳机站起身,“您怎么来了?”

萧选被他问得愣了一下,随即才慢慢道:“景琰……是不是签在你这了?”

萧景桓顿悟了,萧爸爸这是惦记小七好多天没回家了。

“是。”萧景桓面对着积威深重的父亲,不敢露出笑模样,只规规矩矩地答道。萧选没说话,缓步踱到办公室邻窗的沙发上坐下,萧景桓便也跟过来主动为他倒了杯水。

“你……有和小七说回家的事么?”萧选也不看儿子,只低着头喝水,一幅坦荡模样,“也不知道回家看看他妈妈,太不像话了。”

萧景桓不好说话,于是摸了摸鼻子。

萧选瞥他一眼,继续道:“你把他签给哪个经纪人了?”

“柳嬅。”萧景桓忙道。

萧选皱眉:“柳嬅不是本来还带着别人么?”

“是,让她把景琰也带上了。”萧景桓还从父亲的语气里嗅出了一丝不满,于是解释道,“柳嬅毕竟是柳家出来的,她本来就很有手段,天下找不出比她更合适的人了。”

萧选皱着鼻子,沉默了一会又闷声问:“景琰……最近怎么样了?”

萧景桓忙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将视频从头播放了一遍。

萧爸爸一脸挑剔地看完,眼神分明是又满意又喜欢,嘴上却只不咸不淡地哼了一声,半晌又问萧景桓:“你弟弟怎么不是主角?”

萧景桓将轻笑转化为两声咳嗽,解释道:“这是梅长苏的音乐短片。”话音才落,萧景桓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萧选抬了抬手,示意他去接。

“萧总,别来无恙啊。”隔着手机,刘彻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

萧景桓挑起眉头的样子和萧爸爸年轻时一模一样:“刘董。”

他一个字也懒得多说,刘彻只能自己打开话题:“我让人查了,确实是建章的艺人不懂事。”

“恩。”萧景桓敷衍地应了一声。

“关于对令弟造成的不愉快,我已经让霍子骞向他道歉。另外,不知道可不可以,我想和三公子见个面,当面谈一谈,把误会说清楚。”刘彻说着,指尖摩挲着桌面上萧景琰照片里露出的一小段的颈项。

萧景桓眉宇紧蹙。

他一开始就没向刘彻提萧景琰,因为萧景琰刚入娱乐圈不久,他作为兄长不想让弟弟过早被心思深重的人盯上。他原本是希望建章只要有所收敛就好,并不想将萧景琰牵扯进来,没想到刘彻竟然自己去查了。

“那倒不必了。”萧景桓戒备起来,语气冷淡,神色却比起初专注了三分,“刘董的好意我会转达给景琰的,至于见面就免了。”他说完,干脆地挂了电话。

刘彻面对着电话里的忙音,却并不灰心。他早就预料到萧景桓会是这样一副藏着掖着的态度,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对萧景桓这边抱太大期望。

萧景琰一个年纪轻轻的坤泽,才入行两个月,想也知道被家里人保护得多么妥帖,所以又能有多少防人之心。只要从萧景琰那边下手,过两个月,等到有了孩子再找两家媒体把这事捅出来,除了订婚这一条路,萧家也不能拿他怎么办。

刘彻满意地打量着照片里的人,牛仔裤包裹着的小腿修长,大腿饱满,如果提着那细瘦的脚腕盘在腰间,不知又是怎样一种感觉。

按照定档时间来看,两个月以后《第十天》正在热映期间。那个时候男主演的私人情感讯息,想必多得是不受管教的小报新人记者感兴趣。

这样想着,刘彻有些爱怜地吻了吻照片上的人。

他们未来的孩子,一定会长得很可爱。

 

萧景琰到片场的时候,被片场外长枪短炮的阵势惊了一下。

记者们看见保姆车,乌压压地蜂拥而来,将车子牢牢围在其中。闪光灯亮起来,吵嚷的声音隔着车子像是一群杂乱无章的蝗虫所发出的。好在保姆车的车窗玻璃贴了滤光的单向玻璃膜,只要不开门,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窥视到车内的场景一丝一毫。

柳嬅撇了撇嘴,神色冷淡地拿出电话打给夏江。

萧景琰坐在车内,心内有些疑惑。圈内常说挨上梅长苏就能红,但他只参演了一个MV,即便这几天粉丝大涨,应该还不到被媒体这样重视的地步吧 。

柳嬅那边挂了电话,安抚道:“别担心,夏导马上就派人出来赶人了。这都是为了新歌来堵梅长苏的。你也参演了,梅长苏还特地圈了你,所以他们也想从你这看看能不能捞到新闻。”

“之前怎么没这么多人?”萧景琰不解道。

柳嬅悻悻地笑了笑,“因为今天是你和梅长苏的床戏……夏导专门找人给媒体漏了口风。”

萧景琰有些惊愕,但也很快释然。

干这行的多少得炒炒,原本他还没作品出道,直接拿和梅长苏的床戏做噱头来进入大众视野不太好。

现在他和梅长苏合作了一部MV,梅长苏看起来也还算护着他,所以床戏这种工作范围内正常却暧昧的接触,自然就变成了媒体可以稍稍挖掘的题材。

夏江前期一门心思琢磨电影,一面算是饥饿营销,一面算是护着萧景琰。憋了那么久,时下梅长苏风头正劲萧景琰苗头正好,他自然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萧景琰了然过后,反而开始有些紧张。

原作里肖默和他的两个兄长各有一场床戏,而在作为电影剧本改编后则只剩下一场,情节顺序上也做了相当大的调整。这一场保留下来的床戏裸露很少,但对演员表情神态有要求。夏江之前就和萧景琰打了招呼,告诉他不可能用替身。

萧景琰走进片场的时候,发现夏江已经赶走了九成以上的人,仅留下几个摄影师、摄影助理,一个化妆师和两个道具。他自己坐在监视器后面,拿卷成一筒的剧本敲打着掌心,脚尖打着节拍,看上去心情不错。

“来了。”夏江站起身,打量了一眼萧景琰,挥了挥手,“去换衣服吧。”

梅长苏衣冠整洁地坐在沙发上。他穿着米色衬衫,领口立起,,优雅地交叠着双腿,低着头用指尖轻轻挠着怀里猫咪的下巴。猫咪舒服地在他腿上完全摊开来,远看就像一小块姜黄色毛绒毯子。

摄影棚昏黄的灯光里落在梅长苏身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比精修过的海报还要英俊。旁边留在片场的女化妆师眼神迷离地望着他,看上去下一刻就要晕过去了。

《第十天》明天就要杀青了,而最后的几个镜头里需要一只猫。原作里的猫是普通的三色猫,夏江想找一只乖一点的,最好很黏萧景琰,于是梅长苏就推荐了自家的猫。

萧景琰一出更衣室就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缠住了小腿。他低下头,正对上梅长苏家胖猫莹润淡绿的眼睛。

猫咪用尾巴缠着他的脚踝,又走到他面前扑在他膝盖上朝他小声地咪咪叫。萧景琰心内一片柔软,忍不住躬下身将猫咪抱起来。

梅长苏为了EP海报在二月底去了瑞士取景,昨天下午才赶回来。于是猫咪就在萧景琰家寄养了几天,昨天才送回去,这会见了他倒是黏得不行。

导演助理在通知各部门开始准备,萧景琰便把猫递给列战英,自己朝着拍摄现场的方向走去。列战英不太会和小动物打交道,他僵硬地抱着毛团似的胖墩墩的猫咪,一人一猫大眼对小眼。半晌,猫咪朝他呜噜一声,骄矜地跳下去走了。

梅长苏缓步走到摄影机前,沉默地调整了一下袖口,神色如常,萧景琰却敏感地嗅到了对方不悦的气息。

“长苏?”近乎一周没有见面,萧景琰试探着唤他。

梅长苏的目光挪过来,带着三分不冷不热的态度。

“第一百三十七场第四镜第一次,三,二,一,action!”

狭窄逼仄的储物间内,乾元猛地一步上前,将萧景琰狠狠摁在墙上。

堆放的空纸板箱被推倒,梅长苏的唇就紧紧贴着萧景琰的后颈,乾元频率加快的呼吸让人生强烈的不安,萧景琰的面颊贴着粗糙的墙面,下意识挣扎了一下。

“……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梅长苏从后面缓慢地贴上他,用舌尖舔了舔萧景琰的耳背,压低了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萧景琰怔了一下。

这一句并不是剧本上的台词。

 



不老歌:并不是肉

微博:   再不乱立flag




 


—— tbc ——

梅影帝:不想独占琰琰的乾元不是好小攻

珊(指头顶):你看不到标题里的all么?

梅影帝:……现在后悔来得及么


评论 ( 94 )
热度 ( 538 )

© 一顾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