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顾阑珊

只求尚余三分才力,将你描摹无余

有事找我请私信呀^_^,我很少看通知的

【all靖】美人来(八)

不完全为了肉而存在的轻松向all琰娱乐圈群宠爽文,仍旧无节操,无逻辑,无责任

all靖文,还是那个配方,还是那个味道,每一篇具体牵涉哪对cp的肉见tag,不适者务必慎入

ABO设定为借鉴(信息素气味延续笔者春如旧系列),私设:

咬腺体+成结=完全标记,仅有单独任何一方时均不成立

PS:娱乐圈文总会出现些酱油炮灰人物,本人起名随意,若有冲撞还请谅解




《司命》的视频播放量在第三天晚上九点突破了三千万,关于萧景琰媒体们近乎是众口一词地持期待和看好态度,萧景琰的微博粉丝也迅速从不满五位数跃居到了七位数,评论区里或热辣或卖萌的表白能让人分分钟脸红心跳,粉丝后援团也几乎以不可思议地速度有了雏形。

也不知道是谁起头,萧景琰的粉丝们给自己取了文绉绉的名字:黛玄眉。取自夏侯湛在《雀钗赋》中的描写:黛玄眉之琰琰。因为粉丝们表示,从字面意思上来看,这句话可以被理解为:黛玄眉的琰琰。

黛玄眉中颜粉固然占了相当一部分,但也有一部分粉丝,是被《司命》里萧景琰气质清冷高傲和神话中有些相近的云中君本身所吸引的。而能对云中君这一人物稍有了解的,大多已经摆脱了会因为偶像剧里智商下线几十集后终于上线的男主拒绝恶毒女配并毫无负担地转头就对女主深情告白而感动得涕泗横流的年纪。他们相比爱得汹涌猛烈但保质期未知墙头如云的颜粉,更加理性也更加内敛。他们或许不会在朋友圈或者微博发了疯一样狂刷自己的爱豆,但却会在投票和真正花钱时起作用,在评论和解释时为爱豆设身处地地着想,且更难因舆论导向而盲目无措乃至于被人当了枪使。而正是这样的粉丝往往可以为自己的爱豆带来正面的形象影响。

因此虽然萧景琰的粉圈还有些浮躁,但理智粉的存在却为日后奠定了一个不错的发展基调。

《司命》的截图被粉圈里的大手放大精修后,有组织有计划地传播和转发,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知道了萧景琰究竟是谁,并且有了良好的第一印象。

然而此时,一个新话题空降了微博热门前二十。

 

《第十天》杀青后,萧景琰再也没见过梅长苏。

不过他也忙起来了。

签下了和十三先生的单曲之后,有很多课程他必须开始补上,有很多知识他必须开始学习。《长歌》还在先期筹备中,等到三月中下旬也必然会提上日程了。

萧景琰洗完澡出来,一边擦头发,一边给手机解锁。

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短信。

萧景琰放下手机,说不上是什么心情。他从桌上拈起一块饼干叼在嘴里,正准备去换睡衣,身后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把半块饼干放下,萧景琰口齿有些含混,“柳嬅么?”

“景琰,你在哪。”柳嬅严肃的声音传来,她微微喘息,似乎正在小跑或者快步行走。

萧景琰一怔,把饼干咽了下去,“我就在家啊。”

“你哪都别去,在我到你家之前不要出门。”柳嬅一字一顿道。

“出什么事了?”萧景琰皱起眉。

柳嬅沉默片刻,“总之不要出门。”她顿了顿,“还有,听我的,不要看微博。”

通话结束后,萧景琰看着手机,抿了抿嘴。

大概,是被黑了。

他犹豫了片刻,指尖有些踌躇地来回滑动着页面,最后还是点开了手机微博,随即愣了一下。

在粉丝增加后,他已经将微博设置改为了“不提示点赞”。但即便如此,他的消息下仍然有两万五千多条提醒。

这两万五千多条提醒里点赞占了不满两百分之一,余下的全部都是@和评论,其中尤其以@居多。

在点进去前,萧景琰认真地考虑了一些,他有什么值得被黑的点。

演技不足?

有可能,可真说起来,他现在和观众见面的只有一部MV啊。

抱大腿蹭热度?

没理由啊,说起来还是梅长苏主动圈的他,他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主动炒作过话题,大多都是媒体和梅长苏的粉丝的一些关于MV的和谐的声音。

即便有了心理准备,点开@后,萧景琰还是很难描述此时的心情。

基本上所有@都出自同一话题。

#萧景琰滚出娱乐圈#

然而点进该话题后,萧景琰草草浏览了一下,心情逐渐放松下来。

话题下第一个热门微博来自一个粉丝刚刚破五千的所谓娱乐圈扒皮博主。其中用九张长图详细地描述了萧景琰的“黑料”。

黑料图文并茂,先是理智地阐述了萧景琰被天下高层包养,和寰球高层乃至于艺人有染,并一笔带过地暗示此人可能是梅长苏;还表示萧景琰曾经通过幕后操作强行抢走了属于白蔚的《第十天》男主角色;在片场屡次耍大牌,对剧组前辈艺人不敬;抢走霍子骞已经定下的《长歌》角色;通过寰球高层施压梅长苏才参与了《司命》的MV制作;然后声泪俱下地表示,几位接受采访但不愿意表露姓名的富有正义感的剧组成员都证实了上述言论。

其中贴出了包括有白蔚名字被圈出来的试镜名单,和梅长苏私下一起外出的照片,霍子骞签署的《长歌》拍摄合同,以及一张证明“包养”的照片。

萧景琰盯着最后那张照片,有些哭笑不得。

照片上的他坐在萧景桓的副驾驶上正低头看手机,萧景桓则从副驾驶位置探身过来替他系安全带。不够清晰的照片却的确透着一种超越普通朋友的暧昧。

萧景桓的脸和车牌都被打了码,但黑料里还是隐晦地频频暗指,包养萧景琰的人就是天下的总裁萧景桓。

伸手滑了一下屏幕,看着话题下无数个微博齐心协力地转发和不同微博措辞完全一致的批评,萧景琰心情反而平静下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策划好的打击。

如果萧景琰真的是一个刚露头角且没有背景的新人,那么兴许这样有预谋的大规模谩骂和诽谤就真的会结束他的演艺之路。

不过很幸运,他不是。

但即便如此,在看到相当数目的人发出“早就听说《司命》原定了XXX的,原来有内幕”、“天啊我本来挺喜欢他的”、“长得这么好看上位这么快肯定有问题”这样的话,萧景琰还是会感到难过。

除此以外,@他的人中真正出口不留情面的,是白蔚、霍子骞和梅长苏的粉丝。

梅长苏的粉丝数目在国内无人出其右,路人粉更是数不胜数。

对于大部分路人来说,他们不了解萧景琰是谁,却几乎都至少看过梅长苏的一部作品。如果有一天梅长苏被指陷入负面新闻,那么大多数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倾向于这是一场来自不出名的小艺人无耻的炒作,梅长苏则是不愿计较的受害者。

而对于梅长苏的粉丝来说,这是一场极其下作的抹黑,除此之外,黑料中提及的梅长苏被寰球施压的无奈也让他们心如刀绞。前几天还一片睦邻友好的首页梅长苏的粉丝立刻开始倒戈,口诛笔伐极尽所能地攻讦和批判萧景琰是多么的无耻,泪脸满面地声张和哭诉梅长苏是多么的委屈,立志要为自己的爱豆讨一个说法。

虽然三大娱乐巨头旗下的几个官方喉舌平台都没有发声,但那些数量众多曾经对萧景琰一派友好的网媒却已经开始争相报道这一新闻。其中极少数持疑惑观望态度,少数表示痛心疾首没想到看似前景大好的新人是这样道德低下的卑鄙人物并借此感叹一下娱乐圈世风日下或者反过来吹捧一下XXX演技精湛但多年不红,大多数则毫无顾忌地历数萧景琰入圈后的诸多不合理细节,并以此佐证黑料中所阐述的桩桩件件。

霍子骞甚至转发了所谓的爆料微博,并附:善恶终有报,公道自人心。

一时间,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能看到的声音都是在diss萧景琰。

举报了几条“最讨厌你这种靠潜规则的货色了!活该被扒!你怎么不去死?你全家都应该去死”之类的微博后,萧景琰有些沮丧地退出了微博。他定了定神,仍然感到强烈的不甘。

洗完澡后的热意散去,空荡荡的房间里有点冷。萧景琰踢掉拖鞋蜷着腿坐在茶几和沙发间的地面上,两手抱着膝盖。遥控器被扔在沙发角落,而他也并没有开电视的心情。

安静又孤独的晚上,萧景琰觉得自己有一点点无所适从。

茶几上的手机响起来,来电是一个并不认识的号码。

萧景琰知道这很可能是个不该接的电话,但还是忍不住摁下了接听。

“喂……”他轻声道,甚至为一场毫无友善的谩骂或是落井下石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不会自暴自弃,他会把所有抹黑和谩骂都一个一个记下,然后终有一天要还回去。

“景琰……”有些熟悉的男声试探着问,“是你么?”

萧景琰扣着手机,原本充满反抗和战意的坚固心头像是蓦地破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随即一丝丝谨慎又酸涩的暖意涌了进来。

“是我。”萧景琰应道。

“你还好吧?你在哪?”得到确认之后,蔺晨的声音焦急起来,“你不要出门,你的小区外面现在都是记者,物业在拦着。我这会就赶去你那!”

“我的经纪人已经在赶过来了。”萧景琰嗓音有些沙哑,“你不要来了,你不是我们小区登记的业主也不是亲属,进不来的。”

“我是业主!”蔺晨急道,“你经纪人肯定会被媒体堵住,一时半会上不去。你等着我!千万别出门!”他飞快地说完,下一刻就挂了电话,完全不等萧景琰说话。

抿唇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萧景琰轻轻叹了口气。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又上升了一些,他垂眸思索了片刻,拿起手机时却正巧接到了萧景禹的电话。

“景琰,”萧景禹的声线因为紧张而略微抬高,“你没事吧?我现在去接你回家。”

“大哥,”萧景琰尽量用从容且斩钉截铁的语气道,“不用来接我。我就在这待着。”他顿了顿,依稀听见背景里萧爸爸训人的声音,“五哥挨骂了吗?”

萧景禹回头看了一眼,客厅里萧景桓正在挨萧爸爸的骂,萧妈妈满面担忧地坐在沙发上望着他的方向。

“是。”萧景禹道,“爸嫌他没照顾好你。”

“家里知道了?”萧景琰微微抽了口冷气,“我妈也知道了?”

“知道了。”萧景禹道,“你要和妈说话么?”

萧景琰沉吟片刻,道:“把手机先给爸爸。”

“喂,景琰。”萧爸爸拿到手机,想到网上那些红口白牙的谩骂,鼻子一酸,“你别害怕,爸爸肯定给你出头!”

萧景琰眼眶蓦地就有些热,他微微扬起头,语气严肃道:“爸我没事,你和妈妈都不要担心。还有,不要去找人撤话题!也先不要在天下发任何通告。”

“为什么?”萧爸爸敏锐地察觉到了小儿子似乎话里有话,“你想做什么?”

“我想等舆论达到顶峰。”萧景琰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透过客厅纱帘缝隙望向小区门口处拥挤的乱象后逐渐变得锋锐,“既然要炒,就好好炒一回。”

 

蒙挚坐在梅长苏家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剥开心果吃,他不经意地一抬头,正看见梅长苏站在厨房门前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端着装砂糖橘的盘子。

“怎么了这是?”蒙挚把开心果壳丢进垃圾桶,拍了拍手上的碎屑,打趣道,“又看到哪个女明星或者男明星向你表白了?”

梅长苏却拧着眉头,周身都散发出一种冰冷的气息。蒙挚看着他一点一点攥紧了手机,然后握着手机的手不可抑制地抖了起来。

“小殊,怎么了?”蒙挚坐直了身体。

梅长苏冷眼看着一条@他的微博。

博主是寰球的一名艺人。他转发了一条多图微博,并以澄清的口吻道:现在的新人尽失初心,炒作无度。我相信梅老师绝对和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然后圈了梅长苏。

他这条微博被几个梅长苏眼熟的粉圈大手转发,并且在转发时加了一个话题。

#萧景琰滚出娱乐圈#

梅长苏心内升起不好的预感,他一张张看了转发量破万的原博的九张长图,然后退出来点进热门话题,果然在话题榜第二看到了这一话题。

梅长苏微博的几万条@里,有一半以上都在为他哭诉和张目,还有一半以下在声色俱厉地斥责萧景琰。

“小殊,究竟怎么了?”蒙挚有些着急,“有什么事你说呀!”

梅长苏猛地转身大步流星地朝门廊走去,他唇线抿得笔直如墨线,眸光冰冷的可怕。

“小殊,这么晚你去哪?”蒙挚站起身,“发生什么了?你这是想急死我啊!”

梅长苏却停了下来,他眼神有瞬间的茫然,整个人显得无比落寞。

慢而又慢地转身,他低垂着眼沉默,半晌对蒙挚道:“你让人去查,这次大规模抹黑萧景琰,是哪一家授意的。”他顿了顿,“另外让寰球的公关和宣传部做好准备,跟紧天下。”

 

与此同时,才刚刚建立的萧景琰粉丝内部也炸开了锅。

不少梅长苏的死忠粉纷纷在群内大肆跳反,抨击萧景琰,自称自己瞎了眼,然后在和萧景琰的粉丝大吵一番后怒而退群。

不少萧景琰的墙头粉也开始产生怀疑,在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和所谓证据后选择了沉默乃至于倒戈敌营。

很多黛玄眉在不同的屏幕后默默流泪。抹黑一个人如此容易,只要上下嘴皮子一碰的功夫,可他们想为自己的爱豆澄清真行,却反而举步维艰。数不清的路人根本不会思考事件的真实性,而真真正正的理智的黛玄眉们数量连梅长苏粉丝的十分之一都够不上,或许只比那些营销号多一点,他们又怎样才能和那些红口白牙口不择言的抹黑澄清。

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对一个新人的粉丝群体往往是致命的,但好在群内人数锐减三分之一以上后,余下选择相信萧景琰的粉丝开始了有计划的反抗。

他们明面上开始在各大高转发量的微博下尽量用客观的言论向路人解释黑料中的不合逻辑之处,绝不尖锐地批评持相反观念的路人而是善意地说明,举报含有大量人身攻击的微博;在暗地里则努力刷其他的热门话题企图将这一条掩盖下去,搜寻和黑料明显相违背的证据并集中后带话题转发,积极联系萧景琰的经纪公司,给萧景琰的微博发私信鼓励他支持他。

舆论上一边倒的声音给了粉圈里余下的黛玄眉们前所未有的压力,也使得他们前所未有地团结起来。

 

蔺晨摁下门铃的时候,甚至做好了不会有人开门的准备。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还没数到十,门就从内部被打开了。萧景琰穿着一件深蓝色开襟毛衫和宽松的灰色纯棉运动裤,他似乎刚洗过澡,湿润的鬓发散发着可口的水汽。

“进来吧。”萧景琰打开门来,自己当先转身朝里走去。

蔺晨的心脏相当不争气地加速起来,他小心地把脚跟落在萧景琰门内的地毯上,无比谨慎地将门无声地关好。

萧景琰走进厨房从橱柜里取了一只新杯子洗干净,走出来的时候看见蔺晨还在门口站着。

“换鞋吧。”他淡淡地抬了抬下巴。

蔺晨把从便利店买来的东西在地上放下,蹲下身乖乖换上萧景琰备好的拖鞋,又把自己的鞋端端正正地摆好,这才拎起袋子慢慢往屋内走。

房间内最大的吸顶灯没有开,只开了几个落地灯和壁灯。屋内的光线柔和也足够明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沐浴露和栀子香。

蔺晨有些拘谨地舔了舔嘴唇,随即看到萧景琰把矿泉水倒进电热水壶。

“坐吧。”萧景琰将空瓶子丢进垃圾桶,朝一脸谨慎的蔺晨道,“这是什么?”他指了指蔺晨手里的袋子。

蔺晨在沙发上坐下,见状忙答道:“我怕你一时半会出不去,给你带了点吃的……”

电热水壶沸腾的水声中,萧景琰认真而疑惑地看向蔺晨。

乾元没穿外套,上身穿的衬衫肩头已经有好几处褶皱,袖口卷起,露出的小臂肌理紧实肤色健康;并非廉价的条纹领带并没有好好系,导致如果忽略他下身裁剪相当得体的西裤和门口价值不菲的皮鞋,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不得志的小白领。

见萧景琰打量,蔺晨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有些窘迫得搔了搔耳背。

萧景琰看得出,他是临时赶过来的。

“你是怎么进来的?”萧景琰问,语气冷淡。他提起电热水壶,在洗好的杯子内倒了三分之二,然后将杯子向蔺晨方向推了推。

蔺晨一怔,随即讪讪笑起来,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展平了放在桌上:“靠这个。”

萧景琰捡起来细看,眸光不由闪烁。

这是一张房产转让协议书。

上面清清楚楚地携着转让方XX和受让方蔺晨的姓名以及身份证号,房屋信息和转让价格。

目光落在落款的时间,萧景琰心头轻颤。

是今天。

“这是你刚买的?”他抖了抖手里的纸张。

蔺晨听不出他语气喜怒,不由心下忐忑:“……是。”

沉默片刻,萧景琰原本想问他一句何必,却还是咽回了肚里。他走到蔺晨拿来的袋子前,打开来翻了翻。

巧克力,几盒泡面,几盒各种菜色的微波加热即食便当,几盒寿司,两三种口味的酸奶,还有几盒甜咸不同的即食粥。萧景琰把盒子一一拿出来,还在下面发现了仔细搭配的筷子和勺子。

目光再次看向蔺晨,萧景琰的神色有些复杂。

“这个最好放冰箱;这个明天晚上过期所以最好尽快吃……”蔺晨站起身指了指袋子里的寿司,他一抬头正撞上萧景琰复杂的目光,不由微微一怔。

“我……是不是少买了什么?”迎着萧景琰的眼神,蔺晨不确定地问道,“我只去了一个便利店……是不是买的不对?”

萧景琰抿着唇,看了他半晌,摇了摇头。

“那……缺什么?”蔺晨见他摇头,不安地问,“我这会去帮你买。”

萧景琰又摇了摇头。

蔺晨站在原地有些紧张,直到萧景琰将东西一样一样放回袋子里,走到冰箱前,仔细放好。

“你买的这些保质期都不超过三天,我这几天应该也吃不完。”萧景琰合上冰箱门,怀里抱着两份微波冒菜。

蔺晨看着他,大脑飞快地旋转着企图分辨这句话究竟是责备还是描述。

然后他看着萧景琰走进厨房将盒子塑料包装撕掉,把调料包倒在塑料碗里,然后熟练地放进微波炉,才回头看向自己。

“我有点饿了,要一起吃么?”

微波炉橘黄色的光芒将他的眉眼勾勒得十分温和,蔺晨怔怔地点头,几乎要伸手捂住自己悸动的心脏。

在微波炉转动的一分半钟里,蔺晨看着萧景琰开始烧水,似乎打算煮两小碗挂面。他穿着围裙站在炉灶前,只开了油烟机的灯,背脊挺得笔直,神色认真地捏着筷子,微微垂下的颈项漂亮极了。

微波炉发出一声清脆的提示音,让蔺晨从恍惚中回过神。

翠绿的笋片,黑褐的木耳,微黄的腐竹,深红的血豆腐,浅黄的土豆片,切好的白毛肚和烫熟的鸡肉片。盒盖揭开的时候调料和食材的香气融合巧妙到不可思议。

萧景琰端着自制的阳春面上桌,递给了蔺晨一双筷子,把大碗在茶几上放下,盘腿坐在茶几下的长绒地毯上。蔺晨也学着他的样子想盘腿坐下,奈何西裤太紧,只能放弃。

嫩绿的葱花切得很碎,香油和酱油让面条染上了颜色。

“看电影么?”萧景琰看着蔺晨在是侧坐还是跪坐中纠结了片刻,眼底掠过一丝笑意,“我买了一些DVD。”

蔺晨点了点头。

从十点半到第二天凌晨五点四十,两个人一起看了四部电影。

几乎每一条鼓励萧景琰的私信,他都回复了。他还给柳嬅去了电话,让她直接去公司,不用赶来了。

天快亮的时候,萧景琰是靠在蔺晨的腿上睡着的。

他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脸颊贴着蔺晨的膝盖。纱帘外熹微的天光落在他的脸上,让蔺晨能从上方清晰地用目光描摹他干净的轮廓。电视上正播放着电影结束后长长的演员和工作人员列表,蔺晨的心情平和又温暖。

桌上的空碗散发着花椒和辣椒的香味,蔺晨坐在沙发上,将毯子小心地盖在萧景琰身上,自己则慢慢陷进沙发里。解锁手机,蔺晨眯着眼,给琅琊的公关部和宣传部发消息。

——跟紧天下传媒的后续动作。务必搞清诽谤萧景琰的始作俑者。


—— tbc ——

恭喜蔺总见缝插针一步登天!


评论 ( 111 )
热度 ( 565 )

© 一顾阑珊 | Powered by LOFTER